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农业机械

推荐2020海底市场惨淡前所未有前景喜忧参半

2021-11-17 来源:长沙机械信息网

【推荐】2020海底市场:惨淡前所未有,前景喜忧参半

挪威国油的在挪威北海的Breidablikk项目拥有23口井,是去年签订海底采油树项目订单的4个项目之一 (来源:挪威国油)

Piper Sandler旗下能源投资公司Simmons Energy董事总经理Mike Beveridge表示,从多方面来看,2020年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糟糕的一年。原因很显然,WTI合约价格下跌至负值,布伦特原油价格徘徊在每桶23美元,所有指标都相当严峻,并且情况可能更糟。但在曙光已经依稀出现。

水下技术协会年度水下市场展望大会通过网络召开,会上,能源咨询公司Rystad能源研究副总裁Henning Bj?rvik表示,2020年共签署约140个海底采油树合同,几乎接近于2016年100个左右的历史最低水平。

2020年,挑战成倍增加。Beveridge在早些时候举行的SUT会议上说,新冠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能源转型加快,石油需求见顶的威胁正在迫近。

他表示,尽管在“欧佩克+”的干预下油价有所提高(俄罗斯也在其中,占全球供应量的50%),但市场依然维持着平衡。Beveridge表示,对化石燃料的抵制正在加快,拜登政府重新加入了《巴黎协定》,英国承诺实现净零排放,并将主办第26届缔约方会议,而投资者也预测到了石油需求的见顶,持续将重心从化石燃料上转移。高盛近期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2025年后需求将出现疲软,石油需求最早将在2026年见顶。

Beveridge表示:“投资者现在越来越关注碳足迹,政府出台了更多政策,社会、客户和员工也越来越关心其供应链的排放情况。碳税即将出台,运营商希望打造自身绿色形象来吸引资本,在大多数合约中,油服公司必须向潜在买家展示其服务或技术如何帮助减少排放,在两年前,这一关键要素还不存在。这对油服业来说是一个艰难的环境,尽管布伦特油价已回升14%,但与2017年相比,该行业的股价下跌了71%。”

对于海底市场来说,情况尤其严峻。2020年,海底采油树合约数量再一次下滑至140个左右,较2012-2013年市场高峰期间530家/年的合约量相去甚远,较疫情前的2020年预测(300个左右)也有重大降幅。

在疫情前,诸如Bay du Nord、Cambo和Rosebank此类的项目都即将被批准。但情况已经天翻地覆。Bj?rvik表示,去年伍德赛德在塞内加尔的Sangomar、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的Payara、挪威国油在北海的Breidablikk和巴西国油在桑托斯盆地的Mero III项目的海底采油树订单占了海底采油树市场的大部分,如果这四个项目没有取得进展,2020年将会是灾难性的一年。

但希望仍在。Bj?rvik表示:“海底市场的企业应该做好准备,迎接回暖。”在挪威,出台了税收减免方案,将平均盈亏平衡点降低了40%,其结果正在显现,有很多项目正在筹备中。巴西仍在努力推进浮式生产储卸油项目,埃克森美孚也正在推进圭亚那Stabroek区块的发现,这将需要相当多的海底采油树。

Bj?rvik表示:“和2020年相比,我们更看好2021年的海底采油树市场。部分原因是巴西国油的Buzios招标,其中包括53个采油树。如果没有这个该项目,市场预测则更趋于2020年的数字。因此,要迎来真正的复苏,即回到2019年的300个左右的数字,我们预计将出现在2022年。当有很多有竞争力的项目正在计划中,希望新冠病毒已经得到抑制,油价将迎来稳定。”

更远来看,预计到2023年,投资将有所上涨,届时海上新开发项目的审批规模将从2020年的不到500亿美元(略高于2016年的低点)增加到近1200亿美元。

这就带来一个问题,油服业能否满足这一需求。去年的订单量受到沉重打击,很多企业依靠手持订单生存。我们预计到2022年订单量将恢复到300个。但在经历了今年的140个的低点后,300个采油树能不能如期交货,会有什么影响,运营商是否应该关注产能。

他还表示,未来项目的主要趋势可能将使规模缩小和分阶段开发。运营商正专注于缩小规模、分期和加速开发,这对水下回接市场可能是积极的。与此同时,在大型项目方面,我们可能正走向一个时代的终结。近期虽然出现一些项目,如挪威国油的Wisting和Bay du Nord项目,但从长远来看,大型项目的前景并不明朗。

对Beveridge来说,北海有一些积极因素,出现了新的运营商,虽然仍存在不确定性。他指出:“我北海的看法并非消极,我认为这一地区在进行重塑。这些新的运营商正在进行长期投资,他们有明确的战略、融资渠道和资产发展计划,但前提是获得运营许可证而且不被剥夺。”

他表示,虽然少有私人股本投资者愿意进行投资,但仍存在一些可投资领域,如油井退役、已开发油田和海底检验、维修与维护、机器人技术、人工智能、软件和排放分析与减排等。

Simmons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领域:海上风电。Beveridge表示:“海上浮式风电的潜力令人兴奋。海底油气与浮式风电之间的联系非常明显,在电力系统、电缆、系泊、浮式基础设施、动态结构维修和检验维护等领域,我们的行业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,我们的行业非常适用于浮式风电开发。当先,世界似乎正朝着一个方向迈进,问题是我们何时可以到达。”

友情链接